返回首页 球队号: 密  码:
更多>> 球场
更多>> 精彩视频

  拉夫三世10大击球
  北京时间10月16日,美巡赛为我们汇总了拉夫

  小麦土耳其赛表演
   北京时间10月15日,来看看在土耳其表演赛

  弗莱斯赛第3轮集锦
  北京时间10月14日,约翰-马林杰尔(John Mal

  弗莱斯赛尼克欧亨
  北京时间10月12日,加利福尼亚时间星期四,
更多>> 赛事预告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资讯 > 滚动 > 国际资讯  

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 当赵胤胤遇上了高尔夫

编辑日期:2012-03-08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 725 次



  第一次在纽约开音乐会时,经济公司给他策划的主题是“当赵胤胤遇上莫扎特”,同是演绎大师的作品,因为融入了胤胤的思想,于是旋律便有了特别的价值。他弹琴,7岁被喻为神童;他学空手道,达到黑带三段水平;他爱吃,能胜任酒店二厨之职;他品红酒,对产地典故如数家珍……他是典型的双子座性格,如今,他又迷上了高尔夫

  没见到胤胤之前,看过不少关于他的报导,主题基本围绕了三个词:“神童”、“

 

天才”和“大师”。端详着他守在斯坦威弹琴之畔的照片,我忍不住在想,一个曾是神童的天才大师会是什么样?和像我这样资质普通、平凡无奇的人相比,那距离得有多么远?在约定的采访地点——亮马大厦CEO俱乐部里与他狂聊了一个小时后,我觉得,这小子很像儿时跟自己一块摸爬滚打长大的兄弟。遮住他钢琴世界里耀眼的光环,胤胤给人感觉聪明博学、生动活泼、有血有肉,之所以吸引人,用他自己的话讲,因为他很“真”!

 

  “第一次看到媒体上说我是‘神童’时,我才7岁,没有感受。那一点成绩是在别的小朋友看霍元甲、看姿三次郎,而我在我妈的尺子下流着眼泪练琴的结果。

  其实

 

高尔夫和钢琴很像,初期阶段,都是一个纯技术的积累,但同时又是一个最没有标准动作的这么一个技术的积累,为什么到最后会出现谁更好一些,谁又差一些,这才是一个所谓天分的问题。”

  和胤胤聊天,一点也没有与大师对话的遥远距离感。虽然他不肯承认自己的大师身份,但对艺术的理解、他的天分与成就是所有人都看得见的。很多人都知道他终情于

 

美食、擅长品红酒,家里的装潢称得上是艺术的精品……说是享受生活,到不如称它是灵感的积累。“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可能有点俗,但我始终觉得它是真理——‘艺术的源泉是来自于生活的’,那就是说你要和生活有一个亲密的接触。我相信,打球和学琴是一样的,在初期阶段,我比你练的多,下场次数多,我势必就打的比你好些。两者都属于像钻井一样工作,你要想知道下面有什么就要不停勘探。”采访的话题从钢琴开始引入,但谈及学球打球的过程,胤胤阐述了很多他的独特看法。与上一次接受采访时比,他似乎对高尔夫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这个专业其实跟打高尔夫有点像,初期阶段,都是一个纯技术的积累,是99分的汗水+1分的天分,我4岁起学钢琴,很多人也是从小就打高尔夫,一般学到15、16岁,基本技术方面就掌握的很好了,而这个时候形势会产生一个突变,对天分的要求一下子变成了99%,努力则变成了1%,以后谁更好一些、谁差一些,才是一个所谓的天分问题。音乐在这方面比起高尔夫来,我觉得还要明显一些。后来的成就、所体会的东西和你的想法已经与你花多少小时练习没有太大关系了。”

  “我第一次在纽约开音乐会的时候,我的经济公司给我策划的主题是‘当赵胤胤遇上莫扎特’,我所从事的工作和作曲家不一样,他们可以术业有专攻,而我面对的都是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我做的是一种翻译的工作,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每个演奏者的个体都是不一样的,这样才能体现出不同的存在价值,这里有很多体会、经验、功力的积累。就像看那些真正的大牌球手们打球,你会发现他们是极有想象力的,当然,这也与他们的天分有关,可我发现,其实我们做的是同一种类型的工作,而且面对的最大难题都是稳定性。演出和比赛一样,谁管你练习时打了多少万个好球啊,谁管你在家里每一次演奏多么的成功啊,上去了,那就是一锤子买卖,错了你也就错了,而且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因为机会没了嘛。音乐是属于时间的艺术,每一次现场就跟打球似的,这里面有很多相通的东西。”

  “我们在弹一个特别差的琴的时候,往往不知道是自己出现了问题还是琴的问题,找不到答案时,这种问题就变成一个化学效应,无穷无尽,没法解决了。

  可能与我的专业有关,我是一个特别重视器具的人,我绝对相信‘没有最好的球具,只有最适合的球具。’”

  胤胤交友广泛,各行各业的都有,演出以外的时间,他喜欢享受生活,把一群志同道合、追求生活品质的朋友聚在一起,是他的一大乐事,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被大家拉下水,迷上了高尔夫。去年十一黄金周之前,朋友们商量着怎么玩,结果除了打球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计划,于是,就有了赵胤胤第一次亲密接触高尔夫的故事。

  可能是因为专业的关系,胤胤是一个特别重视器具的人,他觉得既然要去打球了,那怎么也得弄套像样的装备才行。一时间,又是上网找资料,又是在香港的球具店里观察、请教,经过仔细研究,他觉得,作为初学者,挥杆速度肯定是非常慢的,因为使不上劲,从某种程度来说,感觉跟长青球员差不多,所以球杆一定要买容错性非常高的,就算只用三个月,它也要在服役期间是最适合自己的,最后,胤胤就为自己选择了一套在日本长青球员中最流行的产品。“就像弹琴一样,你有再多的想法,如果器具不行的话,就会给你非常大的限制。我们在弹一个特别差的琴的时候,往往不知道是自己出现了问题还是琴的问题,找不到答案时,这种问题就变成一个化学效应,无穷无尽,没法解决了。我从来不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选择好的球杆就是要确定首先器具是没问题的,再打不好,就是自己不靠谱,那就跟自己死磕呗。”

  看胤胤的履历就知道,他是那种一喜欢什么就使劲往里钻的人,做了,却不出点成绩,那可不是赵胤胤的风格。与观澜湖高尔夫球场渊源颇深的他,和英国名将尼克-佛度也是很好的朋友。师从大卫利百特后,胤胤很快换了一套新杆,虽然差点仍然徘徊在40左右,可这一次,他却用了一套原本该是打80多杆的人用的球杆。“这是我和教练商量的结果,可能一开始用这套杆会影响打球成绩,这里有一个心态上的变化。一开始我打球是想找一套特别能帮助我成绩的杆,现在换的是一套特别能帮助我动作的杆,但肯定会毁掉一些成绩。”谈到这个话题,胤胤自有他的一番道理,“从我自己做这个专业来讲,我对器具的要求永远是要在能力之上的,这样你的能力就会无端端的提升了。如果说器具的能力是100%,你的能力只有70%,在你够着想要达到100%的过程时,你势必就提高了你的能力。如果你的能力是70%,而你却用一个60%的东西,你的能力也会跟着下降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对球具的理论,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毕竟,大家打球的心态都不一样嘛。现在我注重的是更加合理的动作,而不是我用了哪个球杆就会好打,就一下子减了多少杆的成绩。我绝对相信‘没有最好的球具,只有最适合的球具。’”

  “我们演奏钢琴时,一个声音特别合理不代表你就运用了正确的方法,但如果你运用了正确的方法,那个声音终究会很漂亮。

  我觉得找教练学球是一个节省时间的行为,与其两三年后大改还不如一开始就走一条正确的路。”

  胤胤从接触高尔夫到现在,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看他击球时的表情,连旁人都忍不住跟着使劲。“我正在经历人生第一次的改动作,差不多每周一次到利百特去学球。大卫利百特是美国文化下的产物,我从15岁开始离家在外

 

留学,也接受了很多美国文化。他教的理论是,你把握杆、上杆、下杆都做到位了,要是送杆做不到位,球还是打不好。”演出之外,胤胤也是音乐大师班的客座教授,对于一个从小练琴的人来说,学球的枯燥和改动作的痛苦,似乎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我觉得找教练学球是一个节省时间的行为,与其两三年后大改还不如一开始就走一条正确的路。刚打球时都是以朋友为主零散的学习,初下场时恨不得连球童都是老师,看你老打不起来时跟你说,‘你别抬头了,行么?!’大家都很热心,跟朋友学也不是不好,但是很乱,还是应该系统的学。钢琴演奏也是一样的,它是一个肌肉的记忆,你要是不明确你想要它记忆什么的话不如不去记忆。

  “我现在的教练,曾经借用大白鲨的一句话形容‘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能打好球,一种是顶尖聪明的,一学就会;另一种是笨的往死里打,铁杵磨成针型的’。我学东西就是要把每一个环节都弄懂,我经常给教练提出的问题都是他没想到的,我相信未来的三个月内我的差点还会是40多,这是一个已经有了充分心理准备的牺牲。有时候结果并不能体现出它的方法是否正确,像我们演奏钢琴时,一个声音特别合理不代表你就运用了正确的方法,但如果你运用了正确的方法,那个声音终究会很漂亮。我有时在给音乐学院的学生上课时,会气得骂娘,问他们为什么上次教的指法你不改?他们说改了弹的还没有原来好。我说,废话!原来的你弹了一年,现在你只弹了一个星期,你用一个星期的结果去和一年的结果比,那怎么能公平呢?你要给它充分的时间让它发挥这个作用。从这一点上来讲,我打球的心态特别好。而且我打球通常不会烦燥,因为在自己钢琴演奏的过程中,早就打磨过了性格。人人都说打球要有好心态,可能这么说很多人会觉得不公平,尤其是对打球的球友来说,但你要是弹过钢琴的话,你真的会觉得那太小儿科了。”

  “音乐厅会根据你水平的提升和降低而改变,在你的脑海里、思绪里发生改变。球场与音乐厅一样,我相信我眼中的任何一个球场,跟其他人都是不同的。

  音乐和高球都是属于时间的,你不会在一个空间下弹任何一首曲子是一样的,你也不可能在任何一个空间和环境下打一场球是一样的。”

  采访胤胤之前,读了几篇他以前为新周刊所作的专栏文章,其中有一篇叫做《与音乐相爱的地方》,描写的是他演奏生涯中,特别难以忘怀的几座音乐厅。读后我想,对于对细节特别敏感的音乐家来说,很多事物在他眼里一定会有不一样的解读,那么,被人称赞为艺术品的高尔夫球场呢?“我觉得球场和音乐厅非常近似,音乐厅会根据你水平的提升和降低而改变,在你的脑海里、思绪里产生改变。我相信我眼中的任何一座球场,跟其他人,那些单差点的人都是不一样的,因为大家水平不一样。有人说过,打不同Tee台的人眼中的球场也不一样,你换个Tee台,就相当于换了个球场。音乐厅也是这样,这才是它可贵的地方。音乐和高球都是属于时间的,你不会在同一个空间下弹任何一首曲子都是一样的,你也不可能在任何一个空间和环境下打一场球是一样的,就算杆数一样,但面对的球位、情况、要处理的难题肯定也都是不一样的,哪怕你的球技发挥得再稳定。”

(本新闻来自于网络,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