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球队号: 密  码:
更多>> 球场
更多>> 精彩视频

  拉夫三世10大击球
  北京时间10月16日,美巡赛为我们汇总了拉夫

  小麦土耳其赛表演
   北京时间10月15日,来看看在土耳其表演赛

  弗莱斯赛第3轮集锦
  北京时间10月14日,约翰-马林杰尔(John Mal

  弗莱斯赛尼克欧亨
  北京时间10月12日,加利福尼亚时间星期四,
更多>> 赛事预告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资讯 > 滚动 > 国际资讯  

两会热议“银行暴利” 多家银行平均年薪超20万

编辑日期:2012-03-13 来源: 作者: 阅读次数: 552 次

  周小川:银行“暴利”用词有些过分 但银行财报显示员工薪酬还是高得有些离谱

  本报持续关注的“银行暴利”和“员工高薪”问题在全国“两会”期间引发了代表和委员们的热议。昨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此作出回应称,对中国银行业用“暴利”这个词恐怕有些过分,相对于其他行业,去年银行业的利润状况确实是不错的,但对银行业的利润也要注意观察“它和经济周期的关系比较大”,银行业今年恐怕就面临着资本金不足的问题。

  文/记者 刘新宇

  本报讯 在银行业暴利成为“两会”热点话题的同时,随着银行年报拉开帷幕,各家银行的平均薪酬也将逐渐浮出水面。深发展披露的年报就显示,该行去年员工平均年薪高达27.8万元,同比增长幅度超过八成。市场普遍预计,多家银行的人均薪酬也将超出20万元。专家指出,除了监管部门应对银行薪酬发挥指导性作用外,建立长期股权激励可能是限制银行业高薪的出路所在。

  银行业恐面临资本金不足

  “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和委员围绕银行业利润展开了讨论。

  在各方声音喧闹之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昨日就“货币政策及金融改革”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指出,用“暴利”这个词恐怕有些过分了。他认为,银行业系统今年恐怕还面临着资本金不足的问题,还有一定的缺口。

  即使去年银行业的利润状况“确实是不错的”,但周小川认为,对银行业的利润“大家要注意观察”,特别是银行业和经济周期关系较大这种因素。周小川举例指出,西方金融危机出现以来,很多银行由于自身的问题,特别是资本不足的问题,导致其现在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力度不足,“过去盈利很好的银行现在情况这么糟糕,这和经济周期关系比较大”。

  周小川对“高利差形成高利润”的说法也持保留意见,他认为亚洲金融风暴时我国的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利差高过现在,但彼时银行“全面亏损”,现在的利差有所收窄,“高利润是不是完全是利差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信贷收缩或会遏制“暴利”

  随着讨论的深入,业界对银行“暴利”的说法已经有了较为客观的认识。广东金融学院代院长陆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的利润多数来自于量上的扩张,随着信贷规模的收缩,银行的“暴利”应该能得到遏制。

  一位银行业高管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大家对银行的利润看法应该摒弃情绪化的表达,要看到其背后错综复杂的各种因素,这才能对银行业的利润形成正确的认识。

  不过,在对银行“暴利”形成正确认识后,外界对于银行薪酬的质疑却又重新被提及。2011年首份银行类上市公司年报——深发展的年报显示,深发展去年全年支付员工薪酬51.6亿元,平均年薪27.8万元,同比增长80.6%。24名高管平均年薪为174.13万元,其中行长理查德年薪达到869万元,同比增长56.8%。

  而在2010年的数据中,16家上市银行中,人均职工薪酬超过20万元的就有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

  国有银行最高年薪280万

  如此亮丽数据的背后,具体到每个员工身上又是一种怎样的情况?一位在股份制银行工作的小张昨日告诉记者,去年他的职位晋升一级之后,薪酬水平有了大幅提高,“全年税前收入超过25万了。”小张说。

  不过小张也强调银行的高薪酬并不像外界说得那么美,“在银行工作,要想拿高薪,必须要有优秀的业务表现”,像刚进来的新员工、后勤保障部门以及柜员,都不太可能拿到高薪。

  而在国有大行工作的小陈则反复强调,“高薪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国有大行员工的薪酬与股份制银行差距在3~5倍之间”,小陈说,即使是平均年薪,“那也是因为领导的薪酬太高拉高了平均水平,中低层国有大行银行员工的薪酬与其他行业并无多大区别”。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首先肯定了银行员工和高管取得高收入的合理性,“即使是在欧美发达国家,银行业的员工收入也是高于其他行业的。”郭田勇说。但他认为,高也要有“合理性”,“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银行业门槛较高、缺乏竞争是高利润的主要原因,国家相关部门要对银行的高薪酬作出指引。”

  记者了解到,在财政部2009年出台的《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了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最高年薪为280万元人民币,且该薪酬为税前收入。银监会随后亦有《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明确提出商业银行的基本薪酬一般不高于其薪酬总额的35%。

  陆磊则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建立起长期股权激励机制,“国有大行的薪酬管住了,高管和员工就会往更高薪的股份制银行跳槽,只有将员工的长远利益与银行挂钩,才能防止银行相互之间挖角。”陆磊说。

  两会热议

  “银行暴利”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中国银行业巨额的利润的确有不合理的地方,人们的批评并非没有道理。

  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建议降低银行贷款利率,让利给老百姓和企业;减少个人业务服务性收费,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并鼓励发展民营银行。

  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潘功胜:银行业利润没有和工业企业背离,而且银行利润来自规模扩张,而不是价格提高。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银行每年新增贷款7万亿,要按12.5%资本充足率,银行一年的利润才1万亿,8000亿补充资本金了,剩下的还有分红还有成本,大头都给政府拿走了!

  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中国银行业完全靠高利差实现高利润这个说法不太符合事实,目前中国银行业的利差水平大体是2.5%左右,在世界范围来看,中国银行的利差是偏低的。

(本新闻来自于网络,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